切换到宽版
北斗六星!·百事通·查看新帖·设为首页·手机版

北斗六星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北斗六星网 投稿特区 投稿在线 匹夫爱情,一统江湖
查看: 3800|回复: 55

匹夫爱情,一统江湖 [复制链接]

发表于 2017-11-7 16:35 |显示全部楼层
◎马樱花

  爸15岁的时候,爷爷奶奶就去世了。长兄如父,他拖着两个弟弟和四个妹妹艰难讨生活,后来又带着年轻俊俏梳着两根大辫子的妈去了新疆,生下我们兄妹四人。许是承受着人口众多的压力,又因着祖父的历史问题在“文革”中饱受牵连,爸这辈子一直表现得极其节俭自律,谨小慎微。

  爸是读过老书的文人,讲究,衣了袜了抻展展的,不见一星泥点油污。他视厨房为禁地,家里如果炖了肉,四个孩子都啃得两手油腻腻滑嗒嗒的,爸看到哪个孩子下桌了,他是一定要捉回来拿肥皂把手洗干净才让走的,吃一次饭有时要下桌三四次,他倒从不嫌麻烦。

  爸的讲究是多方面的可持续性的,换句话说,爸在妈的无限的纵容下,过着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的神仙日子。

  上世纪60年代,计划经济,买面粉要粮票,扯布料要布票,购食用油要油票,连买水果糖也要糖票。彼时大哥出生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一个团场。妈想吃鸡蛋,爸在场部商店里转了几圈,没见到鸡蛋影儿。爸写了个申请,说老婆坐月子,想买几个鸡蛋。拿到连部,连长在申请上批示:准购鸡蛋十只。

  爸拿着批条,冒着大雪,去很远的养鸡场,饲养员照单发出十个鸡蛋,爸往左边大衣口袋装五个,右边口袋装五个,踏着厚厚的积雪一步步地慢慢挪回家来。

  妈说,那十个鸡蛋她细细地吃了一个月,我一直不明白,三天一个蛋,妈是咋匀着吃的?

  妈说起这十个蛋的时候眼神亮亮的,远远的,像吃了十只老母鸡一样的滋润和满足。

  后来家里养了几只鸡,也有鸡蛋吃了。妈很少有机会吃上一个两个的,家里四个孩子,都眼巴巴地望着。记得每年过生日的时候,妈都会煮俩鸡蛋,热热的,放在我手心里,这时候,哥哥姐姐都埋头吃饭,假装不在意。我在一桌的白菜萝卜还有玉米白面二合一的馒头包围下,矜持地剥壳,凝脂般的蛋白还有粉酥的蛋黄,一到嘴里就化了。

  农场里来了卖表的。

  女式坤表,拇指大小,澄黄黄的金色,说是从外国走私过来的,跟粗粗笨笨的国产表摆一块儿像摩登洋妞与柴火妞站一起。表200块钱一块。200块钱是笔巨款,家里本来没这么多钱,没钱也就动不着买的心思,碰巧爸把家里的飞鸽自行车卖了,不多不少正好200块钱,钱就放在衣柜中间的抽屉里,爸和妈各管着一把钥匙。

  买了的人把袖子挽得高高的,时不时的端起胳膊瞄一眼,“哟,都10点半了。”那年头,手表就相当于八十年代的彩电,九十年代的大哥大,现下的玫瑰金华为P10,是时尚富裕的象征。

  “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,你买块表先戴着,以后还可以给闺女当嫁妆嘛。”戴表的主儿冲着妈嚷嚷。“快点吧,那人马上就到别处去了呢。”

  一个从湖北偏远小镇跟着爸一路奔波远离故土的土丫头,一个脱离后娘虐待刚刚过上吃饱穿暖日子的穷闺女,一个三十多岁从没有过一样像样物件的小嫂子,终于抵不住诱惑,眼一花心一狠就直接奔着抽屉去了。

  表当然是假表,除了镀金表面,壳子里全是塑料机芯。

  爸和妈为了这块表一直吵一直吵。爸的眼睛原本就很大,愤怒的时候瞪得更大,像疯狂的牛眼那么红那么瘆人。

  妈就一直哭一直哭,“我为你们家当牛做马这些年,这块表就算是打长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