切换到宽版
北斗六星!·百事通·查看新帖·设为首页·手机版

北斗六星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1942|回复: 74

车辙 [复制链接]

发表于 2018-6-4 20:17 |显示全部楼层
这部小说于2011年9月1日由作家出版社出版,名字被编辑改为《的哥们的悲苦情色生活》。
1

查看全部评分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6-4 20:17 |显示全部楼层
车辙
“我不知道我活到将来是什么样,但我应该知道怎么活着!”  
—程显祖的话  
1
程显祖下岗两年了,两年中就没闲着找工作。不是嫌弃岁数大,就是学历低,请帮忙的人吃饭加上让中介骗的钱总有两千多,结果是一事无成。最后,程显祖决定发扬自己二十年驾龄的特长,去开出租。
程显祖把开出租放在最后的选择是因为,他连想都没想过去开出租。出租受累,出租受气,出租没有身份,一睁眼就该二百块钱帐,一年三百六十天没休息,一天二十四小时,除了睡觉就在马路上呆着,一句话,出租不能干。
等着程显祖决定干出租的时候才发现,原来自己就没往眼儿里夹的出租司机,还不是想干就干的。先说这个“两证”,光是等着考试约号,就排好几个月。好容易排上了,考试又费了九牛二虎的劲。拿着两证了,出租公司没有空车。为了找空车,程显祖腿儿都跑细了。
“你就是死心眼儿,光自己跑,找人儿帮着你打听着,这样儿不就快点儿?一棵树上吊死,干点儿什么成呀?”老婆这样批评程显祖。
老婆没下岗,说话自然就有气势。不,干脆说,在家里老婆一直就比程显祖气势。听人劝吃饱饭,特别是老婆的话,不听也得听。绕世百巷的托了人,留神打听着哪个公司有空车。皇天不负有心人,过了些日子真的来了信儿。
“二哥在家吗?”门口外边有人喊。
那天是中午,天热的蒸笼是的,程显祖躺在床上睡了一身的汗。听见有人叫,赶紧起来,回头一看,凉席上睡了一个人印儿。
“谁呀?进来!”程显祖一边答应着一边迎出去。
来庆进了门儿,来庆是一个发小儿的哥们,开出租已经有几年了。由于不关心出租,所以除了喝酒以外,没想到他,还是老婆的提醒才托了他。
“快点儿,给弄点儿凉水喝,热死我了”。来庆一边擦着汗一边说。
“喝凉水?找闹肚子呢?有冰镇啤酒成吗?”
“不成,我开着车呢。”
来庆“咕咚咕咚”饮了一缸子凉水抹抹嘴说:“告诉你,找着空车了”。
“在哪?”
“我们公司刚走了一个,我听见信儿赶紧给你定归下来。明儿你拿着钱赶紧去,现在手里攥着证等着车的人有的是。”
“明天就去?”
“明天就去你还嫌早,要不是有熟人,今儿去了都赶不上”。他看见程显祖这么问有点儿不高兴。
“多少钱押金?”
“三万”。
“我上哪弄这些钱去?”程显祖有点发愁。
“取去呀!”
“你嫂子没下班呢?”
“瞧这点儿出息,财权旁落,哈哈!借,赶紧借去,告诉你,这份儿差使找的可不易,你别二乎”。他有点儿不放心的说。
“成,你别管了,我一准儿准备下钱”。程显祖答应着。
“那我走了,赶紧拉几趟,车份儿拉出来了,还没嚼谷呢,明儿一早找你来,拉着你一块儿去,我豁出半天功夫去”。说着站起身来往外走着。
“豁出半天儿功夫跟豁出命去是的?”程显祖跟着后边送他出门说。
来庆钻进车里说:“你是没干,干上你就知道了”。程显祖看着车子开出了胡同口儿,琢磨着他这句话。
晚上老婆进了门,程显祖把找着空车的事跟她说了:“老婆子,我这回可就是上了套儿了”。
“谁没上套儿?听你这意思,你还是不肯认头?”老婆有点儿不满的说。
“往后我可没时间顾家了,干这个每天都得还帐”。不管怎么说,开出租就是心里有点儿不情愿。
“在家你管了什么了?三顿饭两顿面条儿,就是早点不吃面条,还得外边买去”。老婆跟程显祖说话向来就是这个样儿,程显祖费多大的劲,这么多年愣没改过来。
“得交三万块钱押金,明儿早上就要。”
“我一会儿就取去,先吃饭,吃什么呀?”老婆问。
“面条儿!”
2
第二天早晨七点钟,程显祖正在当院水管子边儿上漱口,就听见院子外边车响,来庆进了门。
“还磨蹭呢?”
“别嚷呀,院里的人都没起呢!进屋说去。”程显祖怕影响街坊说。
进了屋子,穿上衣服跟着他出门上了车程显祖问:“这么早?”
“还早呢,我都跑了趟西客站了,干这行就不能心疼自个儿,不这样哪挣钱去?”
“到那交了钱就能拿着车么?”
“哪那么容易?人家经理得面试呢!面试完了,签合同,办手续,怎么也得半天儿。”
“车份儿多少钱呢?”
“每个公司不一样,车型不同份儿也不同,你这个得四千八”。
“四千八?一天合一百六十块钱?”
“这还算多呀,加上油钱一天二百块”。
“拉的出来吗?”
“拉不出来,大街上的出租都兜风呢?刚开始得摸摸路子,常了就好了。这里头也有窍门儿,等我有功夫告诉告诉你”。
车子到公司门口,是个很大的院落,朝南一排北房,每个房间都有一块牌子,什么“调度室”,“安全管理办公室”,“财务室”等等。程显祖跟着来庆进了一间写着“经理办公室”的屋子。空调开的很冷,老板台后边坐着的牛眼黑胖子,只见他热的仍然呲牙咧嘴的打着电话。
“胡经理……”来庆进门说和黑胖子打着招呼。
和胖子一边打着电话一边用手示意叫他们坐下。好容易等着他打完了电话,黑胖子端起茶缸子喝了一气茶水点上烟问:“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人?”
“是”。来庆赶紧欠着身子回答。
黑胖子上下打量了程显祖一下说:“岁数大了点儿呀!”
“岁数不大,才四十多岁,正好的时候。老司机二十年的驾龄了”。来庆一边说一边扭过头来说:“给胡经理看看你的驾驶证”。程显祖掏出驾照递过去。
胡经理举着看了半天说:“大客的本子?”
“是”。程显祖回答到。
“来庆都跟你说了开出租的规矩了吗?”胡经理把驾照放在桌子上问。
“我都跟他说了。”来庆说。
“开出租比不了你在单位,这就是个熬人的活,你得想好了。要是半道儿上后了悔退车,押金可不退”。黑胖子叮嘱着。
“您放心,我这哥哥能干,后什么悔呢,身子都掉井里了,耳朵还能挂的住?得养家糊口吃饭不是?”
“都这么说,也不是没有呀,干半截儿受不了啦,哭着喊着要退车,一说不退押金,没完没了的矫情,我这是先小人后君子,丑话说到前头”。黑胖子说着话拿起电话:“小王,到我这来一趟”。
一会儿功夫,进来一个年轻姑娘说:“什么事经理?”
“咱们这新来了个司机,你去带他办手续,叫老刘把8758收拾出来带他看车”。黑胖子吩咐道。
交钱、签了合同,跟着老刘出来看车。远远的停着一辆红色的“富康”,凭眼睛一看,这车跑的就够苦的。四个轮胎都没了花纹,往车子里看,坐套黝黑,空调的出风口都用透明胶条粘着。打着了火,那车子就跟踩了电门是的哆嗦起来。
“打开发动机盖看看”。程显祖跟老刘说。
“这车子换过中段儿(发动机缸体)”。程显祖看了看说。
“行,是行家,换了不多日子,跑了六十多万了,也该换了”。老刘点着头说。
“这怎么开呀?”程显祖有点发愁,后悔刚才应该先看车后交钱。
“怎么不能开?跑的好着的呢!你别看模样儿,你找个装饰店,把里边清洗清洗,再把坐套拿回家洗干净了,新的一样。”老刘对付着说。
“这轮胎得换了”。程显祖用脚踹着轮胎说。
“先对付者,能用先别换”。老刘说。
“那哪行?这么热的天儿,爆了胎不出人命!”
“你要换换更好啊”。
“谁拿钱?”
“你拿呀!”
“怎么我拿?”
“你挣钱装自己兜儿里,换轮胎你让谁给你拿钱?”
“我还交车份儿呢?”
“车份儿里可没这项,没看合同呀?”
程显祖正跟老刘说着,来庆走过来:“怎么了?”
“你这哥们儿没干过这个吧?”
听了老刘说着,来庆乐着说:“他懂车,干出租是外行。二哥,都是这个规矩,维修保养,换零件,都是自己拿钱,公司可不管,哪都是这样儿,要不谁能把轮胎开的这样还不换。等会儿你跟着我走,把车弄到装饰店去归置归置,我有熟人,花不了多少钱,轮胎买二手的,这都好办,买的起马就置得起鞍子”。
开着车来庆走在前头,程显祖跟在后头出了公司,程显祖想,从今天开始,就要在马路上转悠了。
3
开着车上了马路,走了不远就看见有个姑娘打来庆的车,他伸出头跟她说着什么,那个姑娘朝程显祖走过来,程显祖停在路边,来庆也下了车走过来说:“给你个活儿,开开张,一会儿咱们再联系归置车的事,还有,停车的时候看着点儿标志,叫警察罚了款你就白干了”。
“上哪您?”程显祖问那姑娘。
“国际展览中心?”那姑娘说。
车子刚开了一会儿,姑娘问:“你从哪走?”
“上二环奔东直门,走左家庄”。程显祖心里纳闷,拉着你去,你管我走哪干什么?
“那样你就饶圈儿了,上三环走直接就到了”。姑娘说着话一脸的不乐意。
程显祖明白了,她是觉得程显祖故意绕圈子,多挣她的车钱。虽然觉得冤枉,也说不出什么来,别看平常开着车上哪儿觉得挺熟,干上出租还真得留神。想起了来庆的话:“干上你就知道了”。
到了地方才发现,程显祖没放下计价器,姑娘问:“多少钱?”
“没放计价器,您给十块钱得了”。程显祖说完了觉得不会有问题,谁想那姑娘说:“那不行呀,我还得要票呢!”
没放计价器自然打不出票来,明知道是难为自己也没辙,程显祖说:“没多要您的”
“我坐车还怕花钱吗?”姑娘越来越生气了。
“得了,算我倒霉,您下车,我白拉您一趟成了吧?”
那姑娘听了拉开车门飞快的下了车,程显祖看着她的背影想:打扮的人五人六儿的,心眼可不怎么样。
头一趟拉客人就没开张,觉得心里别扭,也许没有好开头就不吉利,想起了下岗,想起了找工作,想起自己活这一辈子到现在,真是什么倒霉事儿都赶上了,小时候长身体的时候赶上了自然灾害,上学赶上文革,毕业赶上插队,好容易分配了工作,找对象又赶上晚婚,在工厂里混了二十年,原打算着一辈子就靠着国家养老,在单位凑合到退休,又赶上了下岗……。心里头正七上八下的想着,警察招手把程显祖拦住了:“红灯还走呢?”
红灯?程显祖净顾了瞎想了,闯了红灯都不知道,没办法赶紧点头哈腰:“脑子走了神儿了,您多包涵吧”。
警察看了驾照说:“拿驾驶证来!”
程显祖赶紧拿出驾驶证警察看了看说:“闯红灯严重违章,你是老司机了,罚款二百,扣三分儿”。
“别介,今儿刚到了出租公司,头一天儿上路,还找不着北呢,您少罚点儿吧”。
“钱不能少了,不扣分儿了怎么样?”警察还不错。
打点完了警察,来庆来了电话:“二哥,怎么着呀?”
“水蝎子,不怎么蜇(着)”。把刚才的事儿跟他说了一遍。
“你是我祖宗!这你还开车呢,有多少钱送不完呢?那女的你就不能让她走,就有这样扼人的,警察更得留神,他们专门就逮开出租的,这和社会车还不一样,警察罚了你,单子到了公司,你还得挨罚呢!”
“那怎么办呢?”
“怎么办?冻豆腐,没法儿拌(办)了,你不会留点儿神?你先别跑了,先到我这来,咱俩吃了饭,给你修车去,我今天也豁出去了”。
“我上哪找你去?”
“四元桥一直往东,京顺路边上,看见好多出租车,一溜儿饭馆,我就在那儿”。
4
到了京顺路远远的真看见了一堆出租车,停在路边一溜儿饭馆门前,他心里想,以前打这过,怎么没留神?停好了车看见来庆站在路边上,正来回的张望,看见程显祖招着手喊着:“这呢嘿!”
跟着他进了一家饭馆,屋子里坐满了人,看来生意还挺红火。
“四姐,快着点儿嘿,面得了没有,现磨麦子呀?”来庆大声喊着。
随着喊声走过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,大眼溜精,浑身上下滚瓜溜圆。两个奶子鼓鼓囊囊一走一颤悠。
“嚷什么!嚷什么!就你嘴急,不得熟了呀?你吃了挨枪子儿去是怎么着?”四姐一边说一边上下的打量着程显祖说:“这谁呀,怎么没见过呀?”
“这是我二哥,今天头一天干活,带他来吃饭,以后要是路过就在这吃,这的东西不错,价钱也便宜,四姐没得说”。来庆介绍着。
四姐说: “您就尽管来,这来吃饭的都是干这行的哥们儿。您等着,叫他们给你们端面去”。
周围的人听说程显祖是新来的,有个大胡子的黑大个就搭了腔:“来庆,你也没好心眼儿呀,干这个什么滋味儿你不是不知道,怎么还把你哥们儿往火坑里推呀?”
来庆扭过头去说:“老黑,你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他下岗了,上哪也找不着工作,这才给他想了这个法子,怎么办,得吃饭呀?”
“是呀,象咱们这样的,干什么去呢?开买卖?没有本钱,到公司当白领?没有学历,唱歌去?没有嗓子,当演员?没有模样,当小姐去?又是男的。”坐在黑老黑旁边的一个剃着小平头的瘦子一边剔着牙一边说。这几句马三立的翻版相声逗的大家哄堂大笑。
“小乐子,你干脆说相声去得了,你比现在说相声的强多了”。老黑哈哈大笑的指着瘦子说。
面上来了,两大碗芝麻酱面条上面放着切好的黄瓜丝。来庆指着黄瓜丝说:“四姐,要不你就给我根儿整条的黄瓜我咬着吃得了,这黄瓜丝儿切比我手指头还粗呢!”
“你怎么这么多毛病?”四姐打了一下来庆的脑袋说。
“这就叫店大了欺客,买西瓜的幌子,杀熟儿!”小乐子在旁边说。
四姐听了说到:“小乐子,你嘴上积点儿德,打刚才你就一口一个小姐的,现在又跑这敲什么锣边儿,塞完了吗,塞完了走人!”
“我瞧四姐你多余干这个饭馆,到歌厅里当个妈咪有富余”。小乐子话没说完,四姐手里的菜单飞了过去,他赶紧跑到门外溜了。一屋子人哄笑了一阵。
“瞧见没有?别看累,有乐儿,这就叫花子(要饭的)操屁股儿,穷欢乐!”来庆说。
“再胡吣把你也打出去,赶紧吃,吃完了该干嘛干嘛去!”四姐听见来庆的话嚷到。
听着大家的话,程显祖感觉到,别看头一天没开张,挺热闹的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6-4 20:47 来自手机 |显示全部楼层
写得好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6-4 20:47 来自手机 |显示全部楼层
渐入佳境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6-4 21:11 |显示全部楼层
行行倒是出状元,行行不容易
不知开富康这茬儿出租比当年面的怎样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6-4 21:17 |显示全部楼层
大鹰老师的小说重磅登场!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6-4 21:30 |显示全部楼层
大鹰老师的帖子到哪儿 , 粉丝就追到哪儿。
跟读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6-4 22:25 来自手机 |显示全部楼层
果然写得好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6-5 05:04 |显示全部楼层
5
吃完了饭,来庆带着程显祖来到一个写着修轮胎打气的摊子前。开摊的是个老头,大概有五六十度岁的样子,正忙手里着手里的活。
“老鸡,忙着呢?”来庆这样招呼着老头,看样子很熟悉,只是这样的叫法儿叫程显祖感到新鲜。
“小丫挺的,怎么叫我呢?”老头抬头看了看来庆说。
“找几根儿车胎,富康的”。来庆说。
“自个儿上后头挑去!”老头自顾干着活说。
屋子后头小山一样的堆着一堆轮胎,来庆挑着说:“没新的呀?”
“没送货呢,你先找几根儿凑合使着,等来了货我告诉你”。老头说。
程显祖问来庆:“这怎么还有新轮胎呢?”
“这老家伙专门收贼赃,有人偷了轮胎就往他这送,所以便宜”。来庆小声的说。
“那不惹事?早晚出事”。程显祖有点不放心的说。
“你管他出事不出事的,先弄个便宜再说,都这样,你是不知道”。来庆拿了几个旧轮胎说。
程显祖看了看觉得比自己的轮胎强多了,来庆拿了轮胎走到老头跟前说:“给换上”。
老头叫了一个瘦的没有千斤顶粗的小伙计走过来给他们换轮胎,换好了轮胎,程显祖说:“多少钱?”
“瞧着给,来庆知道价钱。”老头还是不抬头的说。
“我先不给钱呢,等你有了新的告诉我,我还换回来呢”。来庆说。
“你丫真能算计,你要不发财都冤”。老头说。
两个人上了车,来庆从车子里伸出脑袋说:“二哥,你先溜溜马路,有活就拉,没活就回家吧,今天你的车份儿是没戏了,早点儿回去,有什么话明儿在说吧,我可走了,这多半天儿净给你忙和了”。
看着来庆的背影,程显祖想到,今天要是拉不着活,就该公司二百块钱,想到这心里有点发愁。
车子上了三环路,手机响了,一看号码是老婆的:“拿着车了吗?”
“拿着了”。
“拉着活儿了吗?”
“没有呢。”
“满大街都是打车的,你怎么拉不着?我刚还打一车呢”。
“我这拉不着活欠着车份儿,你还打车!”
“对了,今天晚上早点回来,儿子放暑假了,刚来了电话,晚上回家,给他做点儿好吃的,你得弄菜”。
听着在重庆上大学的儿子今天要回来,程显祖心里挺高兴,老婆让他弄饭,心里又烦:“我不是说了吗,干上这个就顾不了家了,你怎么还指着我?”
“开出租的都不吃饭了?你甭找借口,早点回来!”老婆看来不买账。
放下电话,程显祖开始用眼睛来回的看着,说来也怪,竟然一个打车的都没有。拐到燕莎商城他心里想,不行还真回家得了,拉不着活跑空车废油。正想着,路边看见一个洋女人招手,程显祖赶紧靠了边。洋女人上了车,一股子香水加狐臭味儿熏的程显祖直想吐。
洋娘们不会说中国话,上了车就拿出个纸条,程显祖接过一看,上边写着“建国饭店”,顺着三环路一会到了饭店门口,看看计价器,显示12元。程显祖指了指计价器给她看,谁知道那娘们晃着一脑袋黄头发说:“NO!”说完扔下10块钱转身下了车。程显祖想了半天才明白,按路程算,从燕莎到建国饭店也就是十块钱,路上有点堵车,计价器是按着时间计费的,所以成了12块。看来她是经常打车心里有数。程显祖想到,别看她不会说中国话,对中国的事儿还挺熟。
外国娘们儿下了车,接着就上来一个三十多岁的时髦女人要上西苑饭店。上了车就说:“走二环”。程显祖知道,她特意嘱咐就是为了怕饶道。看来又是一个不省油儿的。
车子开了起来,那女人要求打开空调。程显祖打开了空调,一股尘土从出风口喷了出来,因为车子有段时间不开了,空调管道没有清理。
“什么车啊?”女人一边用手挡着脸一边说。
“对不起,车子我刚接手,还没清理呢,要不咱们关上空调开开窗户得了”。程显祖商量到。
女人一脸不乐意的说:“靠边儿,我打别的车了,你这车没法儿坐”。说着话下了车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女人下了车,一个巡警骑着摩托车走了过来,招手叫程显祖下来。
“在哪呀就停车,没看见这有禁止停车的标志吗?”警察说。
“坐车的人非要在这下”。
“她让你在这停,她给你交罚款哪?”
“我今儿头一天上路,还没挣着钱呢,上午我就罚了一回了,你抬抬手吧”。
“甭对付,违反交通标志,随意停车罚款一百元”。警察并不考虑他的话,一抬手撕了一张罚款单。
上午罚了二百,拉了个客人还没给钱,下午好容易拉了十块钱,还跑了一个活,又来了一百的罚款,程显祖真想抽自己嘴巴,我干这倒霉差事干嘛?回家!
6
程显祖开着车回来家,天已经黑了,院子的厨房里老婆正忙和饭菜,不时传出一股子香味。尽管今天的经历叫程显祖十分的郁闷,想到儿子回来了,心里还是很高兴。他还没进屋,儿子从屋里跑了出来喊到:“老爸!”
“儿子,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。
“下午,我妈去接的我,对了,你应该去接我,你不是的哥了吗?”
看来儿子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开出租的事,虽然是玩笑,程显祖听到“的哥”这个词还是别扭。
“放桌子,往屋里端菜,吃饭了!”厨房里传出了老婆的声音。
一家子坐在了桌子前,儿子长高了,也黑了。老婆不住嘴的问着儿子在学校的事,娘俩聊的火热,程显祖听着,不时也插上几句。老婆想儿子,走了以后哭了好几报,好容易见到儿子自然是有说不完的话。可是,让程显祖觉得不快的是,今天是他头一次出车,老婆竟然一个字也没问自己,加上今天的经历,叫他觉得很不痛快。
“老爸,听我妈说今天是你第一天干活,挣了几百块钱?”儿子说。
听了儿子的问话,程显祖哭笑不得。把今天不但没挣钱还叫警察罚了好几百的事说了?不但扫了团聚的兴,老婆听了还不知道说出什么来呢。
“今天就是出去修了一下车,转了转,没挣钱”
“那等吃完了饭,你拉着我们娘俩出去转转,我们也享受一下有车的滋味”老婆说。
“对,你打表,让我妈给车钱,也让你开开张”儿子乐着说。
程显祖听了娘俩的话心里头越发的不是滋味,他想都没想的说:“厨子没有在家做饭的,我开车出去受气就可以的了,我再拉着你们转悠?”。
老婆听出了这话里有别的意思就说:“哟,就开一出租就这么大的架子?你要给国务院开车,我们娘俩还得供着你呢?”
程显祖也觉得自己的话说的有点过了头说到:“不是这个意思,今天是不熟悉所以就回来的早点,一天不挣钱我就该公司二百块钱,我这心里急的什么似的”。
“这么多?”老婆一听两只眼睛瞪的老大。
“你以为呢?车多活不好拉,再加上坐车的难伺候,警察罚款,堵车,别提了”程显祖不想说的太细致。
饭很快就吃完了,儿子说跟同学约好了,晚上要出去玩,老婆给了二百块钱。孩子兴高采烈的走了,剩下两口子收拾桌子。
屋子收拾利落,老婆说:“这么说,今天你就该了帐了?”。
“嗯!”程显祖两只眼睛盯着电视答应了一声。
“那你说你干什么去呢,你这岁数,没地方要呀?孩子上学还得用钱,我们单位明年就聘岗,我这样的也是内退的首选,我心里还没底呢”老婆说。
听见老婆的话,程显祖知道,她是心疼自己了,可是也是无奈。一个大老爷们,什么事都挂在脸上,无形中给老婆压力,他想起今天的表现有点内疚。
“甭怕,有我呢,一回生二回熟,我明天早点起,我就不信我挣不着钱!”程显祖安慰老婆说。
7
夏天亮的早,程显祖比太阳还早就起来了。开车出了胡同口,马路上还没有什么人。心里想,北京这么大,我就不信我挣不到钱。来庆不是说了吗,干这行就不能心疼自己。原来,出租司机跑活也是有自己的经验的,怎么能不放空车,怎么能找不堵车的路。什么叫“趴活”,什么叫“扫活”,他们都有什么特点和利弊,都应该知道。特别是在主要的交通干线上,例如北京的二、三、四、五环等,摄像头在哪,那个出口最容易有警察等等。
所谓“趴活”就是在机场,饭店,车站等着客人,有固定的停车场所,排着队一个一个的来。这样的好处是,只要在那等,自然就有活。坏处是,你不知道你碰见什么样的活,你也不知道你要等多长时间。因为等候的时间长,好容易拉上个客人,也许只有几公里的路,挣不着钱。
扫活呢,也称“扫马路”,也就是老在马路上跑,好处是能灵活的找活,但也许跑半天也没人,白白地废油。所以,有经验的司机会在不同的时间安排这两种办法,比如,早上,晚上,就到机场或者饭店去爬活,白天人多的时候,就在路上“扫活”。
程显祖对这个一无所知。他在路上跑了半天没赶上一个打车的,心里不免着急起来。真的自己不该干这个,从昨天就别扭,今天还是没有起色。
仪表上出现了提示,汽油机将告罄。程显祖才忽然想到,昨天警察把自己口袋里的钱罚的差不多了,今天早上又没找老婆要钱,这可怎么办?按照惯例,车子如果在第一次提醒你的时候,油箱里的油还够你跑三十到五十公里。也就是给你找加油站的机会,如果再次提醒那就可能随时都有没油的危险了。
程显祖想回家一趟,可是已经跑到了三元桥,再回去对油箱里的油到底能不能够,心里没有把握。忽然想起了来庆,掏出手机给他打电话,手机接通了可没人接,想着他是不是在开车,停在路边等他一会,不大时辰,来庆来了电话:“干吗呀哥?”
“我车没油了,我没带钱”。
“我看你就不应该干这个,阴天下雨不知道,兜里有多少钱还不知道?你在哪呢?”来庆的话里有埋怨他的意思。
“我在三元桥呢!”
“上四姐那先拿点儿,她那正好也有早点,你吃了再走”来庆说。
“她能给我吗?你在哪呢?”程显祖对来庆的安排有点不放心的问。
“没的说,你提我她准给你,我在别人家里呢,昨天我就没回去,你没往我们家打电话吧?”来庆说话的时候声音很小。
“正要打呢!”
“祖宗,亏了没打,你打了我老婆一接我就麻烦了,告诉你,以后有事先打我的手机,手机不开证明我就在家呢,不在家我都开着手机听见啦?”
来庆的神神秘秘叫程显祖很纳闷,他不回家在谁家呢?虽然和他是发小儿,还是对他了解的不多。
8
程显祖上了车来到了京顺路四姐的饭馆,里面人不多,看来是没到时候,因为早点准备的情况告诉他,这里来吃早点的人也不会少。
程显祖要了碗馄饨,两个油饼找了个座位坐下,四处看了半天就是没有四姐的影子,早点快吃完了,还是没看见她。程显祖有些着急,那天说相声的小乐子走了进来。程显祖看见他点了点头。小乐子想了半天才想起了程显祖。
小乐子要了早点坐在程显祖的对面,程显祖问他:“这的老板娘怎么没看见?”
“睡觉呢”。
“她不盯着这?”
“早点是租给别人的,这些人就租她的饭馆卖早点,卖完了就走人”
听了小乐子的话,程显祖想,要是这样,他就是见不到四姐了,因为他不能因为等她在这坐半天呀?
“你找她干吗?”小乐子问道。
程显祖不能说出要找四姐借钱的事,就摇了摇头说:“没事,随便问问”。
“怎么样哥们,感受如何呢?”小乐子吃完了早点点上烟问道。
“摸不着门儿”。
“得陪俩月钱你就摸着门儿了,等你摸着门儿了,你又嫌挣钱太少了。等挣着钱了,你就有花钱的地方了”小乐子说完了站起来走了。
程显祖没听明白他的话,好在他也不想问清楚,他现在最着急的是,四姐怎么找。电话响了,程显祖拿起电话。
“二哥,找着四姐了吗?”是来庆。
“你净给我开空头支票,人家还没起呢”程显祖有点生气的说。
“对了,我把这茬儿忘了,你等会儿我给她打电话,让她给你送出来,多拿点儿,我给你找了个装饰店,把你那车归置归置,要不然有活也没人坐,完了到东郊汽配城找我来”。
过了一会,果然四姐睡眼惺忪的走了出来。这回的四姐和程显祖上回看见的大不一样了。一脑袋头发象狮子一样的散着,穿了一身红色的睡衣,上衣几乎就没系口子,胸脯在衣服里面若隐若现。四姐一手拿着一叠钱,一手夹着烟卷。
“来庆这王八蛋,睡觉都不让人踏实”四姐说完了打了一个哈欠。
“四姐,这不怨他,是我没带着钱,他让我先从您这拿,我明天就给您送回来”程显祖叫着四姐觉得别扭,眼前的这个女人比自己小的多。
“你给不给的我不怕,我就找来庆要。要说也就是朋友,凭他的人性,我真不能借他钱。这小子吃喝嫖赌,五毒俱全!”
“不会吧,来庆是我发小的哥们,我了解他”对四姐给来庆的评价,程显祖怎么也不信,因为必定是从小长起来的伙伴儿。
“你了解他的过去,你了解他的现在吗?老话说的好,画虎画皮难画骨,知人知面不知心,昨天他指不定又在哪个野娘们那睡呢。这是两千块钱,你数数,我接着睡去了,有空来啊?”四姐说完了话,扔了烟头转到了后面走了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6-5 05:04 |显示全部楼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6-5 05:05 |显示全部楼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6-5 05:05 |显示全部楼层
重磅企鹅 发表于 2018-6-4 21:11
行行倒是出状元,行行不容易
不知开富康这茬儿出租比当年面的怎样
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6-5 05:06 |显示全部楼层
赵大狗 发表于 2018-6-4 21:17
大鹰老师的小说重磅登场!
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6-5 05:06 |显示全部楼层
赵大狗 发表于 2018-6-4 21:17
大鹰老师的小说重磅登场!
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6-5 05:07 |显示全部楼层
杨柳堆烟 发表于 2018-6-4 21:30
大鹰老师的帖子到哪儿 , 粉丝就追到哪儿。
跟读
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6-5 05:07 |显示全部楼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6-5 06:21 |显示全部楼层
  又一部长篇?大鹰老师厉害!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6-5 08:35 |显示全部楼层
真好看!如果没猜错,这部有大鹰老师的亲身经历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6-5 10:49 |显示全部楼层
追读。
大鹰老师应该是更喜欢自己给小说起的书名《车辙》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6-5 18:41 |显示全部楼层
顶起来!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6-5 18:42 |显示全部楼层
鹅兄,可以置顶矣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6-5 18:42 |显示全部楼层
鹅兄,可以置顶矣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6-5 20:59 |显示全部楼层
9
程显祖拿了钱,按照来庆的指点的地方来到东郊汽配城。来庆带他到了一个装饰汽车的门脸。看来又是来庆的熟人,张罗的挺热情。
“二哥,干脆爽得你把座套也换了吧,你那个要能用,早就叫人扒走了。让他们给你好好的清理清理,弄利索点也好干,别舍不得花钱”来庆说道。
“既然到这了就听你的,我这两天可净花了钱了”程显祖说道。
趁着修车的时间,程显祖想到四姐说的话就问来庆:“兄弟,我刚才在那饭馆听老板娘说,你昨天睡在哪个野娘们儿那了是怎么回事?”
来庆听了说:“你甭听她胡吣”。
“来庆,出来挣钱本来不容易,别沾花惹草的,还一家子人呢”。
“二哥,干这行的就跟到窑子差不多,谁也别说谁清白”来庆说。
来庆的话让程显祖摸不着头脑,来庆为什么这样形容这行呢?
“二哥,不是你找我,我是死活不能帮你这个忙。你想想,起的比鸡还早,累的比驴还惨,受气比王八都多,这是人干的差事吗?一天十几个小时窝在方向盘后面,警察、管儿局(出租汽车管理局)、路况、堵车、没活儿、没有一样儿不着急的。一年三百六十天,除了三十晚上吃顿饺子,都在马路上。整天这样的心情,铁打的也得磨亮了”来庆感慨的说。
“那怎么办,总不能看着孩子大人把嘴吊起来,或者真叫老婆养着?”程显祖说。
“不是我吓唬你,就我知道的,开着开着车就死在车里的好几个了,最年轻的不到四十岁。为什么呢?劳累加心境。这倒好,公司赔二三十万块钱,你一辈子都挣不到,他一下子挣着了”。
“真有这事?”程显祖听了吓了一跳。
“这还蒙你呀!我就想了,我挣了钱把这命搭上,老婆哭两声又嫁人了,闺女哭两声找男朋友去了,就剩下我一人在骨灰盒里憋屈了”。
听了来庆的话,程显祖想起了四姐说的来庆吃喝嫖赌的说法,看来不是没根据。
“那也不能挣俩钱都遭了呀?”程显祖想劝劝来庆。
“我遭的钱是我自己用性命换来的,比那当官的遭别人的钱高尚多了。再说了,人生一世,草木一秋。我连钱都没花过,我这辈子也白来”来庆说。
程显祖本来是个不擅言辞的人,这个时候他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大概是看出了这点,来庆说:“二哥,这是我的看法儿,大姑娘不嫁人,一个人一个活法儿。我是想了,我挣了钱我不能光受累,我也得对得起我自己,我不是跟你说了嘛,这行到底是怎么回事,干上你就知道了”。
10
车子清理干净,又给空调补充了“氟利昂”,看上去真的换了模样。特别是雪白的座套特别的显眼。
“别聊了二哥,今天抓点紧能把车份挣出来,不能老赔呀!看见马路对面站着的那个了嘛?那就是个打车的”来庆说。
“你怎么知道?”程显祖说。
“连这个都看不出来,你就甭干了。有在这毒日头低下站在那卖单儿的吗?”来庆说完了露出一脸得意的颜色。
程显祖刚要上车,一辆出租飞快地停在了那个打车人的跟前。来庆说:“看见了没有,这就是你必须看出打车人的必要性,要不就没你什么事儿了,这帮丫挺的,比兔子跑的都快!”。
程显祖上了车,来庆嘱咐道:“上东四环的东方家园去转转,那是新楼,没通公交呢”。
程显祖按照来庆的指点上了东四环,他开了一下空调,一股凉风吹来很舒服,想到这样会废油,他又关掉了空调打开了窗子。
东方家园果然是一片很大的楼群,程显祖把车子停在了路边打算等个活,点上一颗烟抽了起来,从倒车镜里他看见一个光头穿着褐色体恤衫,胳膊刺青的人朝他走了过来,他赶紧掐灭了烟问:“上哪您?”
那人用手重重的拍了一下车顶说:“新上道的吧?”
程显祖很奇怪,他怎么能看出我是新手呢?正在疑惑之间那人又说了话:“你看有出租在这趴活儿的吗?”
程显祖看了看,果然,路边除了几辆车型种类不同的社会车辆以外,真的没有出租车。
“开出租的都懂这个规矩,这是我们哥们的饭碗,你们不能来抢,你肯定是头一次,就不跟你说了,再来一次,就砸了你的车!”那人说完扭头走了。路边站着几个人朝这这个方向看,显然是这几辆车的司机。程显祖明白了,早听说有“黑车”(无照运营的非法车辆),黑车的地盘出租是不能去的,为这个不知道内情的人挨打砸车的事他听说过。看来,来庆还不知道这个地盘已经被人占领了。无奈的他只有开着车子走人,身后传来了那几个人的笑声。
11
程显祖早出晚归,以至于回来度假的儿子都没看见过他。因为他走地时候,儿子还没起,等他回家的时候儿子早已入睡。半个多月下来,他终于每天赚出了车份和油钱,余下的也就很有限了。
这些日子里,他学会了算账,精细的留心着每一分的收入。虽然天气热,他从来不在没有客人的时候开空调,而是开着车窗, 排队等活的时候,他从来不发动车子挪车,而是象其它司机那样,一只手扶着方向盘,一只手放在风挡立柱上推着车子,这样做的好处一个省油,另外也省了马达。车子要经常清洗,这不但是客人的需要,路上也有检查的。一旦发现车子脏就会罚款。可是冲一次车子最少也要十元钱,他舍不得,自己预备了塑料桶和抹布,有空就自己清洗。总而言之,一切能够降低费用的他都想到了。
渐渐的,他也摸出了时间段的不同,他应该怎样找活。客人虽然多种多样,他也能应付自如了,用他自己的话说,就是忍气。
在和同行的交流中,他也发现了很多人比自己还要苦。比如一些郊县来的司机,一般都开双班。所谓的双班就是两个人一辆车,歇人不歇马。车份比单人的高,可是又不是单人的两倍,这样司机和公司都合适,公司可以在一个车上收入更高的车份,而摊在司机身上的又比单人的车份低。每个司机只能干半个月的活,他要一天干出两天的活,人的疲劳程度是可想而知的。车子由于从来得不到休息,损坏的程度要大的多,可是报废期并没有缩短,安全就大打折扣了。干双班的司机每个人要在车上二十四小时,体力和精力的消耗程度非常大。程显祖常能看见他们那发青的眼圈和灰色的脸。
另外,最叫他感到头疼的是,天气无论多热,他都不敢多喝水,因为北京的厕所不好找,即便找到又不能随便停车,特别是堵车的时候更是痛苦万分。到了后来,程显祖只要看见厕所,他一定要去,不管有没有必要。一堵车他就憋的难受,尽管他并没喝水,简直就是条件反射。
12
路上的辛苦程显祖还能忍受,关键是一种难以排遣的寂寞越来越明显的袭扰着他。这是一种难以名状的寂寞,每天要和人打交道却没有一个是你熟悉的,每天看到的事情没有一件和你有关系,虽然整天混迹于车水马龙,你却不能和任何人交流。这差事把他与世界彻底的隔离了,即使他自己的家。
自从干上这个差事,他整天几乎没有说话的时间,也没必要说什么,或者没时间说什么。晚上回家看到的是熟睡的老婆儿子,还有放在床头上的干净衣服,早上起来也是一个人默默的走了,因为天还不亮。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件事,今天能拉多少钱。
每天的八个小时之内,都是在挣车份儿,如果运气好的话。八个小时以外才是自己的。而这个时候,人也已经疲劳了。给自己挣钱象吗啡一样扎在了他身上,他再累也不肯放弃。只要车份儿到了手,他就觉得真正有意义的时候开始了。这个时候到手的钞票好像都比其它的好看。每到了这个时候,他反而有了精神。
京都的夜是热闹的,走在大街上的人一脸的悠然。和自己相比他觉得心里一阵的惨然。这正是人们休闲的时候,而自己才刚刚开始为自己工作。为了排遣寂寞,收音机成了他唯一的伙伴,电台里有个专门为出租司机准备的节目,103.9兆赫。有路况,评书,歌曲等等。程显祖把一辈子听收音机的时间都用在了这个时候。除了客人反对以外,收音机永远的开着。
这天晚上将近九点的时候,老婆来个了电话:“老程,今天早点收车吧!”
“干吗?”
“今天是你的生日,我跟儿子准备跟你一起吃顿长寿面”老婆在电话里说。
生日?这种黑天和白天都连在一起的日子,生日连标点符号都不如。可是老婆想着呢,也只有她想着。
“刚拉够了车份儿,今天不好”程显祖把收入已经当成了生命有无价值的唯一衡量标准。
“那也不拉了,就回家来!”老婆命令到。
程显祖调转车头回了家,进了门看到桌子上除了自己爱吃的菜以外,还有一个大蛋糕。这是儿子的杰作,准是他买的,因为无论是程显祖还是老婆是不舍得买新桥饭店的蛋糕的。
虽然自己开出租没有多长时间,可是一家人这样的聚会恍如隔世,程显祖百感交集,他甚至觉得眼泪在眼圈里打转,喉咙一阵的发紧。是老婆儿子把他从那个陌生的世界里拉了回来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6-5 21:00 |显示全部楼层
远去的烟云 发表于 2018-6-5 06:21
又一部长篇?大鹰老师厉害!
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6-5 21:01 |显示全部楼层
花开富贵 发表于 2018-6-5 08:35
真好看!如果没猜错,这部有大鹰老师的亲身经历。

你说的对,我虽然没开过出租,但是我的确曾经做为一个职业司机干了好几年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6-5 21:03 |显示全部楼层
散小文 发表于 2018-6-5 10:49
追读。
大鹰老师应该是更喜欢自己给小说起的书名《车辙》。

对,我更喜欢《车辙》这个名字,可是编辑说,这个名字从字面上看不好卖。
所以,他给我改了《的哥们的悲苦情色生活》这么个名字。我不是什么知名作家,很多的时候是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的。
但是,这个名字后来受到了文化部门的批评,据说出版社还做了检查。哈哈哈!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6-5 21:03 |显示全部楼层

谢谢!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6-5 23:59 |显示全部楼层
大尾巴鹰 发表于 2018-6-5 05:04
5
吃完了饭,来庆带着程显祖来到一个写着修轮胎打气的摊子前。开摊的是个老头,大概有五六十度岁的样子, ...

追剧到这里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6-6 06:39 |显示全部楼层
13
一家人坐在了桌子前,儿子拿出了一系列的和蛋糕有关的东西,一顶纸做王冠,若干根不同颜色的蜡烛,一叠装蛋糕用的纸盘,一把切蛋糕用的塑料餐刀。儿子把蜡烛一根根的插在蛋糕上好点燃,把王冠戴在了程显祖的头上说:“爸爸,闭上眼睛许个愿,然后把蜡烛吹灭了”。对这一套洋把戏,程显祖一向就不以为然,特别是这个吹蜡烛,程显祖怎么也想不开,吹蜡就是吹灯拔蜡的意思,是不吉利的。中国人死了人才穿白色的孝服,外国人结婚的婚纱却是白色的。但是,不管怎么样,儿子是年轻人,他们喜欢洋玩意儿。
程显祖笑着说:“许愿?我这个岁数还有什么愿,就希望你们娘俩平平安安的就行了”。
“爸,不管是什么愿望,说出来就不灵了,您得在心里默默的说”儿子对爸爸这个外行提醒道。
吹了蜡烛,儿子递餐刀叫他切蛋糕,程显祖切了一快装在纸盘里递给老婆说:“这块儿给你,我现在没黑没白的在外头跑,家里外头都指望你一个人了,你辛苦了!”
老婆接过来说:“你才是辛苦呢,你现在是咱们家的大功臣了,你今天喝一口吧?”。
提到了酒,程显祖才意识到,这些日子竟然没想起来它,儿子说:“当然得让我爸爸喝了,今天他的生日”。
老婆倒上了红酒,儿子倒了啤酒,程显祖倒了二锅头,一家人举起酒杯儿子说:“祝老爸生日快乐!”
就在这个时候,程显祖的手机响了。
14
“二哥,在哪呢?”是来庆的声音。
“在家呢”。
“扛不住了?这么早就收了?”来庆说。
“不是,你嫂子今天给我过生日早回来点儿”。
“那行了”听的出来,来庆好像是有什么事。
“有事吗?”程显祖问道。
“你好容易回去早点就算了”
“你一定是有事,你就说吧”程显祖说。
“其实也没什么大事,今天是小乐子的生日,我们几个人想在四姐那给他热闹热闹,我想叫你也去,跟大伙也熟悉熟悉,这对以后有好处。小乐子是大家伙的活宝,你看巧了,你也生日,你过你的吧”来庆说。
程显祖拿着电话不知道怎么好,按理说,小乐子跟他并不熟悉,一共见了两次面,去不去的没什么。老婆儿子好容易和自己凑合在一起,又一想,以后真的和这帮人少不了来往,来庆说的也不是没道理。总不能开了出租就上炕认识老婆,下炕认识鞋呀。
老婆大概是听清了电话的意思说:“甭犹豫,一块堆儿混饭吃,怎么也得有个人缘,可有一样,我给你煮面去,你得吃了这碗长寿面”。
鸡蛋、虾仁、肉片、蘑菇、黄花、木耳的三鲜卤,青豆、黄豆、水疙瘩、黄瓜、细细的切成了丝的面码,面条是老婆亲手抻的,看来,老婆这碗长寿面是下了功夫的。
程显祖狼吞虎咽的吃着,一来是这面真的是太香了,另外,既然决定去就别太晚了。
吃了面,程显祖拿着老婆刚给沏好了的热茶上了车,在车上给来庆打了个电话。
“我这就去,是四姐那吗?”
“对,甭着急,都回不来呢,你顶十一点到都不晚”来庆说。
“明天还得干活呢?”
“今天晚上都不回家了,吃完喝完就在那睡了,你请好了假”。
听说要一宿都不回家,程显祖有些犹豫了。
15
程显祖到了地方的时候,四姐的饭馆门口已经停了七八台出租车,饭馆里灯火通明,他走了进去,人们抬头看了看他,并没有人认识他。他用眼睛找来庆可是没有看见。几张桌子拼好摆在屋子的中央,人们围着桌子说着话,看这阵势,四姐现在是不对外了,专门伺候这帮人了。
“二哥,快找地方坐下!”四姐什么时候站在了他的旁边。四姐今天看来是精心打扮了自己,头发高高的盘起,一件淡紫色的连衣裙紧绷在圆滚滚的身子上,脖子上和耳朵上都挂着项链和耳坠,灯光下一闪一闪的。只是这张脸描画的有点过分,让人感觉她把自己的脸当了画布,在重新描绘了一幅形象。过分的腮红,嘴唇好象是冒着血,特别是那个假睫毛,竟然看不见她的眼珠子。
“给大家介绍一下,这是来庆的二哥……”四姐忽然说了一半儿扭过头问程显祖:“是亲的么?”
“不是,是朋友,很小就在在一起的朋友”程显祝摇摇头说。
司机们只是看了程显祖一眼,接着说着自己的话,看来程显祖的到来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。程显祖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。
“来庆没来呢?”大概是觉得这陌生有点别扭程显祖问四姐。
“这死鬼,下午就张罗说今天晚上给小乐子过生日,我就关了门,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他没来,不单他没来,小乐子也没来呀”四姐一边给程显祖倒着茶一边说。
“忙合活儿呢呗”程显祖安慰道。
“抱着元宝跳井,舍命不舍财,他们俩今天要是把姑奶奶玩儿了,我就骟了他们!”
四姐的话音刚落,就有人接过茬儿说:“四姐,说话别这么狠叨叨的,小乐子你骟了我信,来庆你可不见得舍得”。
四姐说道:“滚你奶奶的纘儿,你再胡吣,我到厨房拿把剔肉的刀子,先把你骟了!”四姐说完满屋子的人哄笑起来。
16
对于开出租的人来说,难得有机会坐下来聊天,一但坐下来说的最多的还是这个出租。
“听说了吗,出租车要涨价”。
“你听谁说的?”
“涨价是好事呀?”
“糊涂车子,涨价谁还坐?”
“油钱涨了,车价自然要涨,这个顺理成章呀?”
“油钱涨了就应该降车份儿”。
“这个说的对,涨车价就是把涨价的压力摊在了坐车的身上,老板不受损失”。
“降车份儿呀,你就甭想了,国旗降下来车份儿也降不了!”
“听说市政府有了规定,每辆车补助一百块钱”。
“那开双班儿的怎么一个人五十?”
“这你就糊涂呀,人家是按车给的,不是按人给的呀?”
“按车给的?那车份怎么不按车算了,双班儿的为什么比单车的高?”
“你乐意干哪!合同不是你自己签的吗?”
“不平等条约!”。
“二百多年了,中国人就没签过平等的条约”。
人们正在乱哄哄的议论着,来庆走了进来。
“你怎么这时候才来?”四姐第一个走上前去问道。
“咳,别提了,我从西三旗往这赶,有个娘们儿要上亮马河大厦的,我想顺路就拉上了她。到了亮马河她叫我等她一会儿,这下可坏了,左等不来右等不来,我知道上当了。跑进去找,哪找去?早他妈的溜了”。
“你干了这么多年,老家雀儿(雀:念巧)让小家雀儿给骗了哈哈!”。
“甭废话,我让你给小乐子定的蛋糕呢?”四姐问道。
“在车里呢,我忘了拿了,都是让那娘们儿给气的”来庆说完出门去拿蛋糕。
四姐一边看着表一边说:“这小乐子也还不回来,是不是也让什么鸟给骗了呢?”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6-6 06:39 |显示全部楼层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,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。

Copyright ©2011 bdlxwxw.com All Right Reserved.  Powered by Discuz! (网站已备案)

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   

平平安安
TOP
返回顶部